新聞中心

未來的網絡課堂技術正在促使學生進入監控文化時代

發布時間:2019-02-14 13:08:15    作者:Dr.Jessica Baron(杰西卡-巴倫博士)    來源:263云通信
摘要:現如今,在美國(以及世界其他大部分地區)的K-12學校中,對學生的學習行為進行監測,并可供父母和學校管理人員使用的系統,已經逐漸成為現實。
現如今,在美國(以及世界其他大部分地區)的K-12學校中,對學生的學習行為進行監測,并可供父母和學校管理人員使用的系統,已經逐漸成為現實。
 
根據美國教育垂直媒體EdSurge的說法,類似ClassDojo這樣的在線行為管理系統正在美國興起,旨在培養積極的學生行為和課堂文化,學生根據他們的課堂行為獲得“Dojo積分”。該軟件聲稱已經“在美國和180個國家的95%的K-8學校中積極使用”,“美國擁有低于14歲兒童的家庭中,每6個家庭中有1個 就在使用ClassDojo。
 
但南澳大利亞大學研究人員的一篇新論文揭示了這種技術的使用有多么令人痛苦。 他們的論文題為“紀律的數據化:ClassDojo,監控和課堂文化”。他們的研究發現,ClassDojo是用于管理教室和學生的最普遍的工具之一,它不僅將學生灌輸到監控文化中,而且還容易受到導致學生數據面臨風險的安全漏洞的影響。
 
在他們的論文中,研究人員指出:這最初是作為行為跟蹤和反饋工具推出的,然而,它迅速發展到更廣泛的目的和范圍。在目前的形式中,它類似于一個以學校為基礎的社交媒體平臺,其中包含一個突出的游戲化行為塑造功能,為學校社區提供一個集中的數字網絡,在該網絡中,學校社區成員之間可以訪問和互動。
 
目前,盡管廣泛使用,但對ClassDojo的獨立研究仍然有限。有些研究認為它的功能相當于“監控技術”,忽略社會和文化因素,針對學生的行為制定一種嚴格的、經典的監控和評級行為方法。
 
雖然學校一直在監控學生的行為,并采用評分的方法,但數據的價值化使得這一點變得更加突出。但是糟糕的是,卻讓人們誤以為收集的數據更加客觀,因為涉及到信息技術。但軟件是由人類編程的,它們的設計偏差也被灌輸到軟件,甚至設計的思想和理念都是主觀的,所以這些分析并不算是對兒童能力的客觀衡量。
 
學校一直是監視場所,教育與行為培訓,對社會價值觀的認識以及對不遵守規則的懲罰一起存在。為了成功地“教導”學生,教育工作者會更多地監督他們的學習和行為。在一個過度教師們過度勞累和師資力量不足的時代,許多管理人員發現技術可以成為更密切監控學生的解決方案。家長們同意簽署此協議,認為他們的孩子將會受到更多關注,所產生的數據將有助于糾正任何知識或行為問題。
 
但研究人員警告稱,“ClassDojo在學校中的應用是當代教育中已建立的監控軌跡擴展的一部分,并有助于其繼續擴展。”它依賴于合規技術,并鼓勵兒童在嚴格的指導方針下執行課堂文化,而不是發展自己獨特的方式與世界接觸。根據行為表現,通過學生的分類、排名和比較來發揮作用。
 
ClassDojo系統中固有的學習游戲也存在問題。雖然它在技術上是一種用于跟蹤學生行為并向學生、教師和家長提供即時反饋的工具,但它還利用積分系統、排行榜、徽章和頭像來衡量和獎勵進度。研究人員對學習的游戲化進行了適當的批判,通過這些技術,ClassDojo將學校紀律轉變為一種游戲,其中學生行為的數據化是一個關鍵方面。這將傳統上嚴肅的教育過程采用有趣的方式來實現,同時利用全程行為監控來喚起學生的行為改變。
 
這項技術的吸引力是顯而易見的,因為教師普遍面臨越來越大的壓力,要求量化學生的進步并提供行為違規的最新信息。研究人員對此表示同情,但指出這種鼓勵服從的制度是有缺陷的。
 
這種類型的學習方法為教師提供了快速解決方案的吸引力,同時吸收了廣泛接受的、不加批判的常識性邏輯,即獎勵是一種有效且高效的手段,可以讓孩子做他們被告知的事情。盡管有大量研究表明獎勵破壞了內在動機和自我調節的發展,這種行為控制策略為教師提供了培養順從學生的實用方法,但忽略了有效教學方法的教育研究課程。同樣值得注意的是,ClassDojo需要大量的數據輸入,而不是減輕教師的壓力,它要求教師們不斷監視學生,以捕捉可以輸入學生檔案進行分析的動作。
 
學生的這種滿足感以及與教師分享的便利性一開始似乎是有益的,毫無疑問,它確實能夠解決在行為惡化之前可以糾正的行為問題。但是,與父母共享的嚴格的行為監控和量化系統也存在干擾家庭生活的風險。系統會向父母報告孩子不“合規”的行為,期望他們“修復”他們的孩子。研究人員建議,教師可以招募父母作為備用教育資源,以加強課外時間的課堂行為。
 
行為的持續可見性和對系統整合的癡迷使學生成為了系統的一部分。他們經過培訓和區分,以一種限制自主性的方式被客體化,并將它們簡化為行為的可見數據,每一個孩子就像是一長串的數字符號。通過創建一個標準的行為模型,該平臺試圖定義和衡量學生的正常性,并為他們提供可能幾乎無關的標簽,與他們未來的實際成功也很可能無關。
 
最后,為了使ClassDojo有效的運行,需要考慮需要收集和存儲的學生數據量。不幸的是,教育部門是最脆弱的部門之一,不僅涉及黑客攻擊,而且由于數據泄漏的風險而導致安全性差。在過去兩年中,數據安全事件增加了75%。
 
去年,美國聯邦調查局向家長、學校和教育技術(EdTech)開發公司發出警告,警告學校的安全漏洞正在增加,K-12機構使用的大部分軟件都會在沒有正確安全防護的情況下收集學生數據。課堂技術和管理軟件都有遭受黑客攻擊的風險,可能會暴露兒童的學習數據甚至是行為和紀律信息。未經授權的訪問或是糟糕的安全性會使這些數據暴露,導致從勒索到身份盜用的所有事情,對兒童未來的影響令人毛骨悚然。
 
很明顯,在看似無可爭議的使用像ClassDojo這樣的EdTech工具時,需要考慮很多事情。兒童在數據安全方面是一個弱勢群體,因為他們沒有自己保護信息的能力。成年人可以為他們做這件事,而且他們在課堂上實時收集孩子的敏感數據,是沒有技術擔保的。至關重要的是不僅要仔細研究監測和評分學生服從的有用性,并將其作為成功的預測因子,同時也要研究如果數據繼續增長,如何保持這些數據安全的方法。

双色球预测最准确的